两会之声——2016年全国两会专题 哈洽会 网络媒体龙江行 哈尔滨冰雪大世界:冰筑丝路 雪耀龙江 聚焦两会 龙江丝路带 第二届中国-俄罗斯博览会 绥博会
从点炉子烧水到电炉烧水 列车员毕冬梅眼中的31年春运
新闻来源:生活报 | 发布日期时间:2018年02月23日 09:01
0

  生活报2月23日讯 每逢春节,每个人都希望能快点回家,为了这顿年夜饭,无论是远方的游子,还是外出打工的人,都有着一个共同而坚定的念头——回家过年,与家人团聚。由此,春运大幕拉开。为帮助旅客顺利踏上回家的路,众多铁路客运等工作者都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。哈尔滨客运段海口车队列车员毕冬梅就是其中一员,她今年50岁,自19岁参加工作至今,她已经度过了31个春运,今年是她经历的最后一个春运,因为今冬她可能就要退居二线了。

  1991年左右

  哈尔滨到绥芬河列车上点炉子倒热水

  一天累得没法抬胳膊

  1987年3月,19岁的毕冬梅参加工作,在哈尔滨客运段负责后勤事宜。1991年左右,哈尔滨开通到绥芬河的直达列车,毕冬梅成为了一名列车员。

  当时“绿皮车”还是铁路的主力军,最遭罪的就是冬天,点炉子、烧热水,每名列车员必须样样精通。到站需要补水前还得拎着一大水壶热水,到车下把上水管外冻住的冰溜子烫开,“有时冻得杠杠的,一壶烫不开就得两壶,我们经常被溅得满身是水。”毕冬梅说,那时他们又要忙着烧煤,又要拿水壶为旅客倒水,一天下来胳膊酸得都抬不起来了。而现在,列车上使用的都是电茶炉烧水,十分方便。

  “那时没有餐车,列车员都要自己带饭,就把铝饭盒放在茶炉上热着,还不能带太腻的菜,否则热不开。”毕冬梅告诉生活报记者,那时候从哈尔滨到绥芬河需要1天半的时间,“现在最快的列车5个半小时左右就到了。”

  1997年

  哈尔滨到齐齐哈尔列车上

  工作环境大为改善 不用烧炉子还有风扇了

  1997年,毕冬梅开始在哈尔滨到齐齐哈尔列车上当乘务员。按她的话说,当时最大的变化就是工作环境大为改善——内燃机车,不用再烧炉子了,而且车上有风扇了。可是,那时的火车还比较慢,早上6点发车,中午12点半才能到。“现在好了,一个半小时左右就能到了!”毕冬梅说。

  毕冬梅回忆,当时的列车广播里经常播放《一路平安》等歌曲,“当时到齐齐哈尔的大学生挺多,那时候还有站台票,很多学生家长都来送站,还有同学毕业后互相送别的场面,都挺让人感动的……”

  2001年哈尔滨到密山列车上

  坐软卧旅客还不多开始有餐车了

  2001年,毕冬梅又调整到哈尔滨到密山的列车上,走的是软卧。据她回忆,当时坐软卧的旅客还不是很多。“那时还没有那么充足的备品卧具,到站后,乘务员需要把必须更换的卧具挨个拆被单,还要整理铺位,劳动量非常大。”毕冬梅说,现在备用卧具充足了,还有专门的保洁人员负责换被单,卧具保证一人一换。

  最令毕冬梅感到变化明显的是,2001年左右开始有餐车了,“虽然只能做一些土豆炖白菜、炒白菜、炖豆腐等简单的菜,但对于我们来说,实在是方便多了。再看看现在,旅客可以直接在餐车点餐,主食、炒菜特别丰富,还可以送到坐位上。”毕冬梅笑着说,乘务员的工作餐也得到改善,每餐必须保证三菜一汤,过去是大锅菜,现在是小炒了。

  2014年

  哈尔滨到海口列车上

  老人孩子多了经常让出休息铺位

  2014年,毕冬梅来到海口车队,这也是我省发出的唯一一辆渡海的火车。毕冬梅说,这趟车的特点就是老年人特别多,经常看到老人带着两三岁的孩子去海南生活。“这半年对我们来说非常忙碌,客流大,需要服务的对象都是老年人,带的行李都特别重,数量也多。如果遇到无人送站的,我们就得帮着拿,一路帮忙照顾。”

  “有些老年人没买到下铺票,有人甚至没买到卧铺票,这种情况下,列车长总会起带头作用,把自己休息的铺位让给腿脚不便的重点旅客。我们只能睡在行李车的地板上、行李架上,或者是正常铺位下的地板上。”毕冬梅说,原先的老车长还会组织年轻的乘务员,将行李很多、不方便出站的老人一直送出站,安全交到家人手中,“旺季的半年里几乎都这样,这条线路真的特别辛苦。”

  毕冬梅还说,铁路硬件也在不断升级,以前火车上的卫生间每站都要锁,不卫生、气味大,过海的时候也不能用。如今改成了集便式卫生间,更加环保和卫生了。“我们也在搞厕所革命,卫生间里都有卫生球,每隔15分钟就要收拾一次卫生间。”

  最后一个春运

  今冬可能退居二线想和老公出去旅游

  今年冬天,毕冬梅可能就要退居二线了。谈起2018年她在火车上经历的最后一个春运,毕冬梅坦言,虽然很累,但她真的舍不得这个集体,“一到春运,我跟同事在一起的时间可能比家人还多,就像兄弟姐妹一样。”

  “今年春运期间有件事让我特别感动。”毕冬梅说,一次一位坐在门边的大爷,因为往来人多频繁开关门,向正在忙着打扫卫生的毕冬梅吼了一嗓子,让她赶紧把门关上。“出门在外,大家心里都有点发慌,这点我特别理解。我就赶紧哄着大爷,我说大爷怪我,我把门给您关上,您消消气。”但令她没想到的是,过了几站她拿着垃圾袋再次经过这里时,被那位大爷叫住了:“姑娘,刚才说了你是我不对,我年龄大了总爱着急,你别往心里去。”周围的旅客都乐了,只有毕冬梅有种莫名的感动哽咽在喉,露出了开心的笑容。

  谈起以后的生活,毕冬梅告诉记者,自己平时工作太忙,难以很好地照顾家人。以后如果不忙了,她想更好地照顾卧床的老爸,与老公出去旅旅游……

  作者:栾德谦

【编辑:李香梅】

中新网黑龙江新闻官方微信:扫一扫,立即关注!

关注“中新网黑龙江新闻”,获取独家新闻资讯。
更多精彩请关注各大微博平台@中新网黑龙江新闻 。

中新社黑龙江分社团队
王晓丹
戚欣茹
王舒
史轶夫
刘锡菊
解培华
杨拓
王琳
魏来
于坤
郭璨
李香梅
刘莉
陈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