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龙江分社正文
首页招商引资
中国当代艺术教父吴震寰:大国画论
2020年06月30日 13:51| 来源:本网综合

  吴震寰,广东省雷州人,当代中国著名主流艺术家,文艺界习惯的尊称他当代艺术教父。

  吴震寰历任北京《前哨艺术》、《当代主义》、《盗画空间》杂志主编,北京上上国际美术馆执行馆长、北京当代艺术馆执行馆长、上海品伊国际艺术馆长等,现任宋庄书法院执行院长、北京现代美术馆长、合肥大地美术馆长等。引加拿大AIC艺术中心执行总监、圣玛丽大学美术馆长、纽芬兰与拉布拉多省立美术馆长戈登。劳林在《赎回和宁静的可能》一文中对吴震寰的评价:“吴震寰作品积极的与他周围的个体生命联系在一起,创造出特指的负责的像,同时保持足够的混沌以使得像的意义超越个体关系,延伸到一种对生命存在性的认知…对照的是吴震寰天下一家的情怀”。

  作为教父般的艺术人物,吴震寰有着深厚的家国天下情怀及中国文人特有的责任感与使命感,在“中华民族伟大复兴”和“世界人类命运共同体”的伟大号召下,吴震寰提出了《大国。画论》,倡导建构世界观的大国艺术体系。

  【吴震寰谈大国画理论】

  中国目前走到当下,除了面对自己之外,还要面对世界,它不仅是一个独立的国家,更是众多独立国家又紧密联系其中的一个国家。所以民族或者国家,包括我们个人身份的设定,就变成一个世界性的概念,在这个时候,我们自觉不自觉被卷入当代艺术或者世界艺术之中。

  我们的当代艺术时间比较短,三十多年的历程,而中国这三十多年是非常暧昧的。在西方体系里有古典艺术、现代艺术,在这个基础上才谈当代艺术。我们中国没有这样的脉络,本质上是不需要也没有具备有当代艺术的诉求和存在的状态的。

  目前中国当代艺术有很多人在做,是把西方的古典艺术、现代艺术、当代艺术都混一块的所谓中国当代艺术。我们在谈当代艺术的时候,往往把很多属于古典艺术和现代艺术范畴的艺术家都划入其中,中国所谓的当代艺术,顾名思义只是一个说法而已。

  这是中国的状态,回头想一下,其实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,就是盲目的追随别人。理论是人家的,创作体系、审美的价值和审美的评判标准也在人家那里,包括市场的定位、文化的意义,所有东西都是由别人提出来并且完善,而且有一个具体的经典和标准在那里,我们一直盲目模仿别人。

  我的意思是中国没有当代艺术,那么要不要提当代艺术呢?还是要。我们没法回到过去,走到今天已经是世界化的状态,所以我们必须要讲当代艺术。但当代艺术我们“怎么”做,这个就很重要。

  我们代表最新状态,代表我们时代的艺术在哪里?我认为重要的点就要回到激活传统,回到民族的、传统的角度,当这个传统以一个新的面貌精神状态出来的时候,它既能代表我们民族,也能像西方的当代艺术那样,为世界贡献一个新的创作体系、审美价值体系和理论体系。这是我们唯一可作为的地方。当然激活传统不是简单的回到传统,而是秉承纯正的传统基因却又是崭新的当代艺术。正如一个人他继承了父母的基因,但他们并不是相同的人,他是一个全新的生命。

  中国自从有当代艺术,有世界的关怀和面对之后,不仅是我们这一代人,包括弘一法师、刘海粟、徐悲鸿等他们都面对这个问题做了探索,做了努力,他们都意识到要做回自己和民族性。但他们兜了很大一个圈子,这几代人的努力有几种呈现:例如徐悲鸿。他还是简单的用西方的技术跟精神来表现,无论他画的是油画或者是后来画的水墨,中国最精彩核心的东西,写意的精神,基因里面的东西他没保留;还有像林风眠先生是形神都比较准确的,但他走的是中西结合的点并不准确导致品质不纯粹,难臻高地;还有另外一批人比如说颜文樑,一辈子基本就只画西方的油画,更不对;又有像刘海粟,他最早画西方绘画,画的很不错,但是最后一转型就变成了中国文人画状态了,又跟世界没关系了,也不对。分几部分,一个是完全西方的,极其西方,一辈子西方的;一个是企图找中西结合的路;一个是完全抛弃西方回到中国的,这三个都没解决问题。

  真正的解决之道,在我说的“大国画论”里面。在我说的“大国画论”里面。关键的点就在于要把完整的、最核心的、精神的、本质的东西保留,不要破坏,一旦破坏就不是你。也就是说我们要做外在的调整,比如说材料是可以改变的,呈现的方式、方法、面貌是国际化、世界性的,但是传递的精神指向一定要是独立完整的,跟整个中国的传统脉络是一样的,这点是关键!不是截取一部分,是完整的保留中国的文脉精神,文脉传统。

  每个时代都有这个时代要面对和解决的问题,一个时代最有价值,最值得做,也最伟大的部分就在这里,作为艺术家,经过我多年的实践和思考,我觉得现在唯一值得做的,唯一有价值的事情就是做中国当下的艺术,骨子里面是中国,但是表达的方式,呈现的状态是当代的,这一点是大国画论努力的前提跟基础,它核心的价值在于基因里的精神核心完好的、完美的、完整的继承下来,不要变。

  我们现在的文化文明跟之前的时代是不一样的,但是有一脉相承的部分,那我们现在做当代的必要在哪里呢?第一,时代的问题,民族的诉求,时代的诉求。这个时代是我们民族的时代,但这个时代又是世界的时代。我们国家现在跟以前所面对的国际状态是不一样的,现在是国际化、开放的,地球村的概念,回到这个点上,必须要做这个努力。

  现在很多人在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会提当代水墨的概念,但这是很糟糕的一个思路,它强调了水墨,强调宣纸和笔墨的概念,但与中国精神相比较,这个其实是不重要的。比如你之所以成为你,不是因为你穿了什么衣服,而是基因,而是本质。我们要重新审视笔墨的概念,笔墨本身就拒绝了全世界,除了没法欣赏外,因为对材料运用的困难,其他国家、其它民族也没办法追随你。别人不理解,不追随便不能代表世界。

  当然,少部分人是不需要面对世界的,只需要面对民族和自己就可以了,但是你不能标榜代表这个时代,只要你说你代表这个时代,就必须是世界的。尤其是中国到了这个时候,一定要换一个世界性的衣服,不要只穿传统的衣服,我说的是笔墨的概念。

  我现在做当代艺术,也在用传统国画书法的营养物作为土壤滋养我们,所以在“大国画”体系里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西方人可以接受的体系在哪里。比如我要传递一个信息给你,如果用你听不懂的语言,你可能会很喜欢或者很不喜欢,但无论如何都与他人无关了。在无法传达信息的前提下,欣赏的只能是形式,只有转换形式才有沟通的可能。当然在考虑世界时,不能因为衣服而改变自己,骨子里面中国笔墨的精神要存在,大国画论的核心的价值就是传统文人画、士大夫画和中国民族的精神,基因的东西要完整的保留下来。

  大国画的理想抱负就是承接最纯粹的中国精神,用当下的表达,让世界能够认知接受,并且把我们中国精神发扬光大,引领世界潮流。这就是大国画要解决的时代问题,历史脉络问题,当下问题以及启迪引发未来的努力的问题,也解决中国到了今天,除了代表自己,也代表世界一个可能性的转换点,这是大国画的理想。

  注:此文属于中新网黑龙江新闻登载的商业信息,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网观点,仅供参考。

【编辑:王玉珠】

中新网黑龙江新闻官方微信:扫一扫,立即关注!

关注“中新网黑龙江新闻”,获取独家新闻资讯。
更多精彩请关注各大微博平台@中新网黑龙江新闻 。

中新社黑龙江分社团队
王晓丹
解培华
刘锡菊
史轶夫
戚欣茹
姜辉
王琳
王妮娜
魏来
范英杰
吕品
郭璨
李香梅
王玉珠
刘秉鑫
(此排名不分先后)